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7)页
太子大婚半个月后,魏帝封幼子为云中王, 着礼部操办了他和卫国公女裴文璟的婚事。

    次年春, 魏帝病故, 太子继位。三个月后, 新帝以祖制为由,遣云中王就藩于云南武定。

    朝中暗传云中王被新帝所恶,离京那日,除裴显等寥寥数人之外, 再无旁人相送。

    一路跋涉, 数月之后, 萧列一行人终于入了云南, 随即马不停蹄去往藩地武定。

    武定那时还只是西南边陲的一座乱城, 十几年前才归于朝廷管辖, 远不及数十年后的繁荣安定,道路残破,民生凋敝,盗贼更是横行无忌,入境才不过一天, 于野径之上, 竟就遇了两次劫匪,劫匪穷凶极恶,所幸萧列早有耳闻, 寸步不离地守护于裴文璟所乘的马车之旁, 劫匪尚未来得及靠近, 便已被他和侍卫斩杀于道。

    云中王就藩来此,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盗匪闻风而逃,接下来的数日,路上才得了安宁。

    王妃所乘的马车,在快要抵达武定城时,因天下大雨,道路颠簸,车轮陷入泥泞石坑,车轴断裂,无法前行。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近傍晚,为免露宿荒野,裴文璟便改上了后头那辆载着行李的马车,人挤在角落里,终于在天黑之前入了城,抵达了王府。

    王府便是从前城主的府衙所在。地方虽大,但在十几年前朝廷收归此地之时,曾遭战火焚烧,屋宇毁损过半,这些年来,也无修缮,进入大门,入目所见,一片破败。

    萧列和裴文璟当夜所住的那间屋,是王府里最好的一间,但雨下的太大了,半夜,屋角的瓦顶开始漏雨,雨水沿着墙壁慢慢下渗,积水流到床底,涌进地洞,匿鼠逃窜出洞,一时寻不到出屋的口子,慌不择路,竟沿着床架窜上了帐顶,在上头爬来爬去,发出吱吱的叫声。

    行路的辛劳、藩地的破败,前途的渺茫……一切都无法冷却两个年轻人那两颗紧紧相贴的心,年轻男子的精力,更是仿佛无穷无尽,方缱绻了一场,他意犹未尽,只是见娇妻实在累了,星眸半睁半闭,不忍再强要,便放她睡了。

    裴文璟正朦胧入睡,突被头顶爬鼠惊醒,惊叫一声,睡意全无,钻进了身畔男子的怀里,一双玉臂,紧紧地抱着他不放。

    萧列笑着,亲吻她,安慰她,最后用被子将她身子包住,自己下床,拔剑驱赶老鼠,终于将这几只不速之客赶走。他撩帐上床,见她还蒙头蒙脑地缩在被窝里,听到了他上床的动静,才从被头里露出一双明眸,飞快地瞥了一眼帐顶,问他,鼠可去了?

    萧列本想再吓唬她一下的,好叫她再像方才那样钻进自己怀里,抱着他,不要撒手。

    他爱极了这种被她紧紧抱住寻求保护的感觉,便如同他是她的天。

    但是就在对上她那一双美丽眼眸的一刻,他的情绪,忽然却低落了下来。

    她曾是裴府的掌上明珠,宛若一株名贵娇兰,合该得到这世上最为金贵的呵护,如今却随了自己,远离繁华京城,来到这西南边陲,要吃这许多的苦。

    他名为亲王,她是他的王妃。但连一间能够让她倦了安稳睡觉的屋子,自己如今都没
第(1/7)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