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4)页
太子母后三年前薨,这日,逢三周年祭,太子亲去皇家慈恩寺主持祭礼,至晚回宫,去见魏帝。

    魏帝年初染了一场风寒,引发旧疾,太医虽全力医治,但病情非但没有好转,一年下来,反而有向坏的趋势,临近岁末,已是多日没有上朝了。也就前些日,收到了来自关外的捷报,得知卫国公领军击溃胡人,历时一年半的这场战事,终以大魏获胜而终结,朝臣庆贺,举国欢欣,魏帝精神这才好了些。听的太子来见,便命传入。

    太子入内,行过跪拜之礼,禀了白日祭祀之事。魏帝将今日刚收到的一封奏报转给太子,道大军开春即将回拔,随即叹息了一声,语气里颇多感慨:“这些年来,胡人厉兵秣马,意在夺取河套,此为朕之一大心事。如今战事终得以告捷,胡人仓皇北退,元气大伤,料十年之内,再无南下犯事之力,朕可谓去了一件心事。”

    “上仰仗祖宗福荫和父皇洪福齐天,下有裴将军等将士戮力效忠,我大魏方战无不胜,四海升平。”太子恭敬应道。

    魏帝注视着太子:“朕还有另一心事,便是太子妃的人选。朕的病,怕是好不了了。你是太子,东宫至今只有侧妃,却无正妃,不合体统,立妃之事,不可再拖延下去……”

    “父皇吉人天相,自有上天庇佑。儿臣之事,待父皇病体痊愈,再议不迟!”

    太子“噗通”一声下跪。

    魏帝摆了摆手。

    “朕知你诚孝,但此事不可再耽搁了,先前是你为你母后守孝,如今孝期满了,定下后便及早大婚吧,如此,朕安心,朝臣亦可安心。”

    太子叩首,哽咽道:“儿臣听凭父皇安排。”

    魏帝示意太监将一折子递给太子。

    “此三家,不但门庭兰桂,闺中女儿,亦有母仪之德。”

    太子接过,展折飞快阅了一遍,并不见自己心中所想之人,一时沉默。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另一女子的倩影。

    她的母亲裴夫人与他的母后从前乃是闺阁之交。母后喜爱裴夫人的女儿,从前常召裴夫人带她入宫叙话。

    就这样,裴家那个慢慢长大的女儿,渐渐地入了他的心,令他时常记挂。

    只是那时,他已定了婚约。

    后来,那个和他有婚约的女子去世了,而那时,她还未曾及笄。

    太子便寻了借口拖延立妃,默默等待她长大的一天。

    再后来,母后不幸病故,一晃三年过去,她也终于长大了。

    他为母后守孝期满了,父皇身体也每况愈下,必定会在此时为他立妃,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她怎未在太子妃的候选之列?

    不提她本身的闺阁美名,单就家世而言,裴家世代忠良,如今的卫国公,在朝廷上素有威望,又知进退,加上此次北征,再建大功。

    立他的女儿为太子妃,顺理成章,于自己也是多有裨益。

    据他原本所知,魏帝此次圈定了四家大臣之女,她的名字,位列四女之首。

    而此刻,她竟不在太子妃的人选之中,太子一时难以置信。
第(1/4)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