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7)页
这个晚上,嘉芙没有回去。

    她和裴右安从前所居的那个院落还空着,檀香收拾了,铺了铺盖,嘉芙便宿了下来。

    崔银水后来也来了,传了幼帝口谕,命太医留在国公府全力救治,崔银水则侍奉着嘉芙。

    “万岁命奴婢传话,请夫人定要多加保重身体,勿要伤悲。”崔银水说道。

    嘉芙几分欣慰,几分骄傲,又有几分酸楚。

    她的慈儿才这么大,说的话,却已带了点老气横秋的意味。

    她也没有睡意,坐在灯下,檀香陪在一旁,说着闲话,做着针线,忽听外面传来几声话音。檀香出去看了一眼,回来道:“是二爷家的那女孩儿,家里头乱,跑来了这里。”

    那女孩儿名叫慧姐,嘉芙忙让檀香将她带进来。檀香应了,片刻后,檀香牵了慧姐进来,那小女孩儿停在一张凭几之后,头发蓬乱,面带哭泣过后的污泪痕印,怯怯地看着嘉芙,起先不敢靠近。

    嘉芙含笑走了过去,牵了她手,带她坐到床边。檀香去打了一盆温水过来,帮她洗了脸和手,嘉芙将她蓬乱的发辫拆了,拿了梳子,替她慢慢梳平,又给她扎了两只辫子,端详了下,微笑道:“伯母没有女儿,往后你若无事,记得常来伯母这里玩。”

    周娇娥生前对这个女儿,不算不好,只是她性子躁烈,婆媳不和,丈夫不爱,自己过的不顺,动辄叱骂慧姐,拿这个女儿出气,过后后悔,下回却又如此,长年累月,加上祖母和父亲对她也无多少关爱,故慧姐从小胆小。过去这三年,嘉芙居于国公府里,周娇娥因嫉,平日并不许女儿来找嘉芙,但慧姐心底里,对这个看起来那么和气,笑起来又极其好看的年轻大伯母,却怀了一种深深的孺慕之情。今晚母亲突然没了,跟前的乳母和丫头担心日后出路,人心惶惶,人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她心中害怕,不知不觉,就找到了这里。

    慧姐睁大一双眼睛,呆呆地望了嘉芙片刻,眼泪又涌了出来。

    嘉芙将她抱进怀里,轻拍她的后背。

    渐渐地,小女孩儿在她怀里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这时,外头又传来一阵动静。

    那乳母终于发现慧姐不见了,寻到了这里。

    嘉芙将慧姐轻轻放躺在了床上,叫檀香出去传话,慧姐睡着了,叫她在这里过夜,明早再来接回去。

    乳母诺诺而应,躬身退了出去。

    嘉芙替女孩儿盖了被子,叫檀香几人都去歇了,自己也睡在了外侧。

    二更,二房那边传来了消息,裴修珞伤势过重,方才已经死去。

    嘉芙起身穿衣,赶了过去,人还没进院,便听到一阵哭声,走了进去,见曹氏怀里抱着一岁多的儿子,几人围在床边,哀哀痛哭。

    太医道:“三爷伤的太重,我亦无力回天……”

    他叹了口气,向嘉芙躬身,退了出去。

    二夫人坐在床沿边,双目通红,两眼发直,定定地看向嘉芙,渐渐地,目光落到她身后门口的方向,仿佛看到了什么似的,眼睛蓦然睁大,死死地盯着,目露恐惧之色。

    嘉芙回头,见身后空荡荡
第(1/7)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