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2)页
  ——————————

  夏楠将止水“压”在座位上以后,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夏楠不太能理解止水的思维模式,但大致上可以将对方看成一个极端鸽派,就是那种宁可自己吃亏也想要息事宁人,以近乎谦卑的态度来换取外界的认可,从而达到平息风波让家族安稳渡过危机的类型。

  宇智波一族中这种极端鸽派也属于少数,但并非不存在。比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面前的宇智波止水,以及鸽到最后变成鹫,反对家族本身出手屠戮的鼬。这俩人虽然都很年轻,但是所作所为因太过具有代表性质了,所以就拿他们当例子是再好不过了。

  其次,止水这个人物的智商有些忽高忽低,身手也是非常成迷的。从剧情的表现以及鼬对其的推崇来看,止水的所作所为多少有些不配其名的感觉。感觉过于空假的人设以及随随便便的死亡模式,让人很难对这个人物有多么深刻的理解。

  夏楠也是如此,他对于止水的大部分认知是来自于自身,以及偶尔从鼬那里听到的一些做出对比,他起初认为止水应该也和鼬一样属于冷静的理智型智慧人才,但是考虑到后期他的死亡原因,以及自爆底牌导致右眼被挖的神操作,夏楠对其智慧部分保留意见。

  堂堂万花筒级的强者即使是0.001毫秒的时间,只要愿意的话都能瞬起须佐,但是止水竟然却偏偏被人偷袭成功,甚至连一颗万花筒都被团藏给直接挖了出来,这简直是荒谬至极。

  其中的理由要么是止水太废连万花筒都不会用,但凭借他瞬身止水之名,以及单眼万花筒都能强开须佐的天赋来看显然不可能。那么第二个理由就是他太过信赖对方,以至于根本没想到对方会对自己下狠手?

  前者还能说是实力问题的话,那么后者就纯粹是脑子有病了。

  尤其是他汇报的对象还是那个志村团藏,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相信志村团藏安有好心的?而且那个相信他的人竟然还是一名堂堂万花筒级的宇智波?好吧,夏楠表示这纯属扯淡,但在这个世界里它确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你不应该这么做,如果被发现的话宇智波一族都会因为你的决定受到牵连。”

  夏楠低下头看着被困住的止水,就算身体被困住了但表情却没有丝毫服软的意思,一双猩红的双勾玉眼瞳中带着坚定的意志,止水相信他所走的道路并且将坚持走下去,这固然有可能是后天影响的缘故,但估计也和他的天性有关。

  “家族现在正是困难时期,如果被人发现宇智波族人利用幻术伤害一名普通人,你知道这会让本来就处于风口浪尖的家族,遭到多么巨大的非议吗!?”

  “你既然也是宇智波的一员,就请不要任性妄为,这样做的后果只是会伤害到家族的根本利益,让我们宇智波被村子里的所有人推到对立面去的!我们要做的不是和村民们彼此伤害,而是应该互相理解不是吗?”

  “请住手吧,就算是鹰派的成员也至少该保持宇智波的骄傲,对平民出手的忍者算是哪门子的骄傲!?”

  哦哦,不愧是宇智波止水的确有几分口才,仔细想想这个8岁的小鬼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看样子和鼬那个半吊子不同,止水至少是认真思考过未来和家族后,才做出的决定啊。

  不过夏楠却不为所动,因为口
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