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2)页
  宇智波止水看着夏楠,内心涌出一股莫名的亲近感。

  可是止水又很疑惑,因为他非常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那么内心的这股亲近感又是从何而生的呢?而且,为什么自己总是忍不住去看对方的脸,就好像那张脸深深的吸引了自己的注意一样,想要移开视线都颇为费力……就像是自己的眼睛不愿意移动一样。

  止水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毕竟直勾勾盯着别人的脸可是很失礼的事情。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族人,你也来吃一乐拉面吗?”

  “嗯,因为刚刚结束任务,所以和同伴分开后就来这里吃饭了。”

  夏楠邀请止水坐在了身边,而与此同时外面又进来几个路人,结果他们一进来看见有俩宇智波坐在这里直接掉头就走了,临走前还一脸嫌弃的“啧”了一声,惹的夏楠一发幻术直接扔了过去,这货至少未来一个月别想好好活着了。

  尼玛的神经病吧这帮木叶村民,再遇到这种货色下次直接杀了算了。

  夏楠恼的三勾玉都亮出来了。

  夏楠就算是在好脾气也受不了这种窝囊,更何况他从来都是心狠手辣说杀就杀的主,当年高压政策弄死了那么多想要推翻宇智波的民众和忍者,杀的人更是数以千计,谁见到过他曾皱过眉头?为了宇智波一族他哪怕杀的整个世界血流成河都在所不惜。

  也就是还有手打这样的人存在,才会让夏楠每次想要暴怒的时候收收杀心,但是一遇到类似刚刚这种极品货色,夏楠心底里的邪火就会蹭蹭的往外冒,感觉不杀了对方好像都对不起自己似的。

  …………

  不过夏楠最终还是没下死手只是给了对方一个教训,运气好的话一个月后就能活蹦乱跳了,当然运气差的话就去下面报道吧,不知天高地厚的下等货。

  随后夏楠默默的收回了目光,眼神中的锋芒渐收。

  而这一切都被旁边的止水尽收眼底,只见他皱着眉头,嘴巴紧抿,好似不是很喜欢夏楠粗暴的做法,毕竟这有违止水心中萌芽的“梦想”,止水以前就有人解析过是典型的极左派系,也就是所谓的极端鸽派。

  当然8岁左右的止水是否如此极端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止水必然是鸽派出身,他的祖父(爷爷)是二代目火影徒弟宇智波镜,而止水便是宇智波镜的直系血脉可以说是天然的火影派又或者说是鸽派成员。

  而众所周知在夏楠时期的宇智波已经合二为一,不分鸽派和鹰派被强制揉成了一团,而但凡有意见或者不同服从的,都被夏楠直接一脚踢到风之国喝风沙了,而作为极右翼的团队领袖右卫门更是曾差点死在砂忍入侵战中,随后被夏楠救出来便彻底改头换面,至此右翼派系完全归顺夏楠。

  而左翼派系的首领当年是富岳,富岳死后便是左卫门成为代表。但是富岳临死前将宇智波一族托付给了夏楠,所以夏楠天然的政治立场就是左翼党魁,但讽刺的是他这个左翼党魁却比极右翼还要极右翼,单枪匹马的直接毁了整个木叶,从新建立了新木叶。

  因此当止水皱着眉头面露不满神色,随后转身就想要离开追上离开的那几人时……

  啪!夏楠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抓住了止水的后衣领,然后单凭右手的臂力就轻而易举的提了起来,气的止水两只小短腿不断在空气中划动,他想要提腿
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