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3)页
  “世界上并非所有事情都可如自己所愿的,和平并非是解决任何事情的手段,迟早有一天自己的理想和被现实打破。”

  “那么到了那个时候你又要怎么办?假如木叶和宇智波真的走向了最终的决裂,而你夹在其中被压迫的难以呼吸,你孤独一人没有人会帮你,也没人会救你。在充斥迷雾和压抑的道路前方等待你的或许就是万劫不复,哪怕双目被挖,四肢被断,被人囚禁在地下的黑牢中永不见天日也不后悔吗?”

  “又或者是,承担起拯救家族的重担,哪怕杀的血流成河也要保护身后的家族,为了自己的同胞,父母,弟弟,甚至是恋人背负起屠夫的名号,也要将所有威胁全部斩杀殆尽!”

  “我……”

  “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不准哪怕露出半秒钟的懦弱,将冷血和强硬贯彻始终,哪怕对手无寸铁之人秘密抓捕,拷问,处死!又或者是威胁利诱集中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强迫催眠,甚至是扭曲他人意志为自己所用宛如怪物一样!”

  “不过只要你回想起自己的责任和家族的信赖,哪怕被人针对敌视甚至到最后整个世界都要对你群起攻之,你也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保护整个家族和自己最心爱人们吗?你——有这个觉悟或者是想法吗宇智波鼬?”

  “还是说你最后会选择和木叶站在一起,并且沦落为第一个结局?在那个孤独黑暗的黑屋里被挖了双眼坐以待毙吗?”

  “我……”

  “我…”

  远远超出了自己预料之外的进展,在现实和历史面前任何理由和理想都是脆弱的,因为最终不管你是否愿意都会走上那条路,除非你要么是主角,要么是如夏楠一样即使拥有神助也要拼命,一步一个脚印,犯下不少错误,做了许多错事,跌跌撞撞的才艰难的走到了今天。

  而现在的宇智波鼬还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他的眼睛里虽然有光,却没有对等的智慧。虽然鼬的宣言很热血也很温柔,但是却没有脚踏实地的两手准备,而对于这种人一般会称呼为未曾遭受现实毒打的少年。

  而当宇智波鼬经历了这一切以后,来自现实的毒打却过于狠辣,直接把孩子从天堂打进了地狱十八层,中间他化为恶鬼犯下了决不可原谅的错事。因此夏楠挖了他的眼睛,夺走了止水的万花筒,还将他双手双脚打断扔进了最黑暗的监牢里。

  夏楠的狠辣和恶毒是针对于鼬的行为,人必须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背叛过家族的人,永远都是可耻的叛徒。更何况那时候的鼬是站在木叶立场上打算对宇智波动手的,所以夏楠更不可能放过他,最后留下一把刀让他自裁已经是非常温柔的决定了。

  过去,夏楠一直很不喜欢佐助这个人物。

  但是一直到五影大会的末尾,佐助怒吼道:“那就将我的家族还给我!我的族人还给我!我的父母还给我!!那么我就原谅你们不然的话你们就通通去死!”现在回想起来虽然配音并没那般歇斯底里的发泄,以至于让人感受不到佐助真实的绝望感。

  但是现在的夏楠却能够实实在在的明白佐助的感受了,因此他才会对鼬变得格外狠毒,既有出自于自身对鼬的厌恶,也不得不承认其中混杂着对鼬的恐惧,以及害怕对方反杀成功后的报复。

  是的,或许在夏楠的内心世界里他确实很讨厌宇智波鼬,只是现在
第(1/3)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