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3)页
    【不喜欢温钰的请赶快止住!这是个跟正文毫不相关的脑洞!只是温律师党的福利, 如果是正文党已经花了钱了在评论跟我说一声我会返红包~】

    ——————————————

    屋子里静得只有少女的嘤咛,低低软软。

    床上的棉被勾勒着娇小玲珑的曲线,她面颊泛粉,额上凝着密集的汗珠,唇色充血, 微张着吐着热气,而脸带红潮,映着其余白肤嫩生生的晃眼。

    和平时的样子完全不同。

    温钰垂眸,握紧了手里的碗,不自然地转过脸去,被这热意也烫的耳根发热。

    抿着唇角,眼睫近乎赧然地扑闪了下。

    即使她病着,却依旧令他欢喜。

    想了想,少年决定先放下碗,用毛巾沾些凉水过来,仔细地擦擦她的脸, 拭去汗水, 再搂起她令其坐在床头, 用枕头垫在她身后,掖上被子,这才端起碗跟着坐好, 舀起药汤吹了吹, 放在她嘴唇边, 轻言细语的唤:“阿笙, 该喝药了。”

    她依旧难受,浑浑噩噩的听不大清楚,只是觉得唇上的勺凉丝丝的,下意识地一动,瓷勺便小心地填进来,一股温热苦涩的药汤灌下,浑身烫的厉害,就轻易地压下了那股苦味。

    一碗药汤见底。

    温钰看着她微褪红晕的小脸,睫毛湿漉漉的,说不出的乖,只任由他注视,心里如捧着水,又软又甜,轻轻地放下她,用棉被裹好,将碗送回厨房,然后多打些凉水。

    少女的身上都是汗,黏着单衣显出浅淡肤色,他已经为她换过一回衣裳,仍然心悸,于是闭上眼,摸索着解开那衣襟,偶尔触到一片雪嫩,烫到似地躲开,越发小心,另只手握着拧干的毛巾,一寸一寸地擦拭,还要给换上干净的衣服。

    到了最后,他好不容易将人裹进了被褥,脸色已经薄红,端着水盆匆匆地出去。

    艾笙正觉得热,无边无尽的黑暗里,鼻内滚烫的疼,迷糊的生出一种茫乱,两只小脚不安分地乱踹,把被子踹下,露出大半个身子。

    可不过半会,棉被又埋上来,一股凉气扑近,她一颤,双手双脚地缠绕过去,热乎乎的脸贴在那片薄衫,抵着柔韧的胸膛,额角则触到少年的颈项,散发着玉质柔和的凉意,淡淡药香。

    她不由舒服地翘起嘴角,渐渐的,觉得衣服碍事起来,伸手捉住一块扯了扯,立刻被制止住。

    温钰此时红着耳尖,全身绷得紧紧的,腹下尤其胀疼,陌生的潮韵颤栗着传达心底,为她而疯狂地跳动,将那作乱的小手按进怀,难得觉得微恼,亲吻着她的发顶,全然不复从容,低低的念:“乖,不要再动了……”

    等到她真的不再动,他眸色暗了暗,低头寻到红唇温柔地贴住,生涩吸吮着,细细地品尝甜意,忍不住含进嘴里厮磨,轻声的唤:“笙……”满是依恋。

    艾笙恍惚做了一个梦。

    周围一片混沌,隐隐绰绰的雪光折入眼底刺痛,眯了眯眼,呼吸蒸着白雾,在眼前飘散开,隐约的,身处在片片剑光之中,苍穹阴沉,铅云重重地要坠下,远处是他提剑狰狞的怒吼,不复温润,几欲泣血
第(1/3)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