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4)页
    “江忍,江忍。”

    为他取名为“忍”,是因为他一生下来就哭得厉害,哭声微弱又沙哑,几乎断了气。

    他哭是因为生来带病,后来长大了,也许因为这个名字的缘故,他再也没有哭过。

    江忍曾经想过,要是以后他有孩子,一定不会为他取这么残酷的名字。

    心上一把刃,无时不刻割着疼。

    可他这辈子大抵都没有孩子了。

    医生说,一周都不醒的话,孟听这辈子再也没有醒过来的希望。

    他偏头,靠在门边她。

    十二月的冬阳落下来,她静谧又安静。

    她脸色苍白,盖过了原本肤色的白皙,脆弱易碎如琉璃。今天是七天的最后一天,她睡着,迟迟没有醒过来。

    那辆面包车滑下山坡被树挡住,闻睿和她都从车里摔了出来。

    闻睿抢救过来了,她依然没有醒。

    江忍冷淡扯了扯唇角,他就知道,这个世界向来是不公平的。

    闻睿被监管了起来,等养好伤就会送上法庭。

    她静静躺在那里,不会哭不会闹,也不会再娇声喊江忍。

    江忍瘸着腿走过去。他爬上床,轻轻把她搂在怀里。

    “孟听,你二十岁了。”她脸颊带着浅浅的额伤痕,已经结痂,丝毫不影响她精致的美丽,他说,“本来你回来,我要给你过生日的。”

    穿上的少女唇色如霜,她长睫无力低垂。

    他的指尖触上孟听的眉眼,带着些许奇异的温柔:“没关系,生日我们总要过的。等我晚上回来。”

    江忍低声笑:“我听见了,你说好。”

    然而她闭上眼,什么也没说。

    瑟冷的冬,窗外最后一片叶子被积雪压垮。

    江忍替她盖好被子,提着一个大口袋准备出门。

    江奶奶哭了一整天,老人含着眼泪,一直哭着说她心慌,要找忍。

    江忍踏出房门时,就见了哭得凄惨的老人。

    她头发已经快不到黑色的痕迹了。

    瘦弱的老人家,没有他胸膛高。

    扶着江奶奶的两姐弟怯怯地着不说话的江忍,还有抱着江忍胳膊哭的老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少年康说:“江总,祖奶奶非说要找你,对不起。”

    姐姐丽点头。

    “我的忍放学很久了,为什么一直不回家?”老人抬起婆娑泪眼,哽咽道,“你是不是也要像你爷爷那样,离开我了。”

    江忍低眸老人。

    窗外白色的雪,此刻他漆黑的眸。

    像夜色一样安静,又没有丝毫感情。

    丽微微颤抖,大着胆子向年轻男人身后的病床,少女手拿着一朵新折下来的玫瑰。她躺着没有半点生命力。

    江忍推开老人,淡淡道:“带她回我爸那儿去。”

    康怕江忍,连连点头。

    “祖奶奶,我们走吧。”

    江奶奶情绪终于崩溃:“忍不要离开,忍不要犯错。”

    丽和康都愣住
第(1/4)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