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4)页
    重回四岁

    九六年夏天,大风吹倒幼竹,一群四五岁的孩子纷纷睁大眼睛天上下的冰雹。

    “这是棒棒冰!可以吃的!”

    孩子们欢呼一声,纷纷用手去接冰雹。

    赵老师忙着在给角落的男孩子换裤子,男孩眸光死寂,着裤子上和轮椅下黄色的尿液,一声也不吭。

    一见教室外面不懂事的娃娃们捡了冰雹尝,赵老师怕出人命,也顾不得黑发男孩的裤子脱了一半,赶紧去把外面的孩子们带回来。

    还留在教室里的只有四个男孩,和前排一个发烧睡觉的女娃。

    男孩中,有个胖墩儿叫陈虎,和名字一样,长得虎头虎脑,分外健康,白胖胖的两颊上还有两团高原红,比别的孩子身型大了一圈。

    陈虎转着眼珠子,本来在外面没见过的冰雹,谁知离得近,闻到了尿液味道,他耸动着鼻子回头,轮椅上的裴川正在自己提裤子。

    可惜,他膝盖以下空空荡荡,连借力都做不到。

    好半晌只能勉强将带着尿液的裤子往上拉,遮住了男性器官。

    陈虎了下地上的尿,用孩子尖锐不可思议的语调说:“快呐!裴川尿裤子了!一地都是。”

    几个在教室的男孩纷纷回头,捂住嘴巴。

    “好脏啊他!”

    “我刚刚就见了,赵老师在给他换裤子!”

    “他还穿着那条裤子呢,快他尿尿那里,噫!”

    裴川苍白瘦削的脸上染上了羞耻的红潮。他咬着唇,猛地拽下图画挡住了湿透□□的位置。他发着抖,目光向幼儿园外面的老师。

    赵老师抱着最后一个孩子进来,斥责孩子们道:“那叫冰雹,不许吃知道么!老师一会儿通知你们爸爸妈妈来接你们!”

    怕孩子们不听话,板着脸说:“吃了冰雹娃娃再也长不高!”

    此言一出,好几个孩子当即白了脸,眼眶蓄着泪,哇哇大哭。

    “老师,我是不是再也长不高了……”

    赵老师说:“当然不是,今晚回去多吃点米饭就没事了。”

    天真的孩子们破涕为笑。

    然而天真有时候也最为残忍,胖子萝卜手指指着裴川:“赵老师,裴川尿裤子了!”

    此言一出,赵老师才想起角落的孩子裤子才脱了一半。然而胖子嚷得大声,班里所有人都听见了。

    裴川发着抖,泪珠大颗大颗往下掉。他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一时间孩子们稚嫩的议论声响起。

    “我三岁就不尿裤子了!”

    “妈妈说尿裤子的是脏孩子。”

    “裴川没有腿,他还尿裤子,我们以后不和他玩!”

    “和他玩也会尿裤子的!”

    ……

    叽叽喳喳的声音,终于将前排发烧的女孩吵醒。

    她脸颊潮红,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睁开水汽氤氲的眼睛。

    狂风大作,吹动她两个羊角辫,贝瑶迟钝地眨眨眼,呼吸灼热。这具稚嫩的身体没有力气,她明明记得自己死了,怎么会……
第(1/4)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